他,倒在梯田的頂端——追記云南省紅河州扶貧干部吳志宏
發布人:張瓊文來源:新華網瀏覽次數:發布時間:2021-02-26
視力保護色:

新華社記者陳聰、楊靜

294公里,這是三村鄉離云南省紅河州州府蒙自的距離。

6個深度貧困村、57個貧困自然村,這是三村鄉。

三村鄉最需要扶貧干部,因為全縣就數這兒最偏、最窮。

2018年3月1日,吳志宏來到三村鄉。第四次下基層工作的他頂著新職務:云南省紅河州紅河縣三村鄉黨委副書記、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兼補干村第一書記。

剛到哈尼族百姓聚居的鄉上,第一個難關就是語言不通。

三村鄉補干村脫貧攻堅工作組成員李武叁做起了吳志宏的翻譯。“他在大會上宣講了脫貧政策以后,怕老百姓們聽不懂,又把我叫上一起入戶宣講,就這樣,要說上四五次老百姓才能聽明白。”

語言不通、交通不便、人畜混居……這一切,需要吳志宏面對,更需要他去改變。

“要沉得下身、靜得住心,關注民生,用一點一滴的實事好事贏得群眾信賴……”吳志宏的駐村日記寫道。

微信朋友圈里記錄著吳志宏全新的節奏:“為了極早認家門曉村情,1天走了車同、壩木和補干3個村委會……”

“農戶家就是我們上班的地方。”他說。

2019年,吳志宏(右二)在村民家中走訪。新華社發

吳志宏第一次到補干村南哈中寨村民白連甲家里時,這家5口還在危房中艱難過活。

白連甲家里有3個孩子,1位老人,妻子幾年前受不了窮,離開了家。吳志宏勸他們拆危房、建新房。在政府的資助和動員下,白連甲東拼西湊,把房子拆除重建。

2019年雨季,白連甲新建房屋幾近完工,可由于家里實在拿不出尾款,導致工程停工、門窗未裝。吳志宏正巧來村里走訪,在他們家躲雨,結果發現屋里成了水簾洞。他了解情況后當即決定:“先裝上,鄉里作擔保,等有錢再付。沒有門窗也不安全了嘛。”

住房問題是三村鄉脫貧攻堅的“硬骨頭”。從危房改造到易地搬遷,遇到有情緒的,吳志宏就帶著工作隊一戶一戶做工作。到2019年10月,全鄉709戶易地扶貧搬遷建檔立卡貧困戶已全部搬遷入住,近3000名貧困人口受益。

補干村南哈上寨位于層層梯田的頂端、彎彎山路的盡頭,日子一直很苦。

今年70歲的南哈上寨村民李天福過去住在危房里,靠著僅有的幾畝地過活。前幾年他開始腿疼,治療無果,癱在輪椅上。吳志宏了解情況后,將他納入貧困戶,還聯系醫院給李天福做了髖關節置換手術。

一心忙于扶貧的吳志宏,無法顧家:兒子鼻炎手術,他只能從遙遠的村寨打來電話,信號時斷時續;妻子食用野生菌中毒,他沒法回去照顧……

  拼版照片:左圖為2019年1月拍攝的正在硬化的補干村委會南哈上寨入村道路(吳志宏手機中圖片);右圖為2021年2月4日拍攝的補干村委會南哈上寨入村道路(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新華社發

2019年10月17日,吳志宏又一次來到南哈上寨,參加扶貧工作動態管理公開評議會,同時給群眾宣講脫貧政策。這是他最后一次登上梯田頂端的美麗村寨。

那天,當地下了雨,公路被塌方阻斷。南哈上寨小組長楊石黑打電話勸吳志宏改天再來,被他回絕。

下午3點多,正開會的吳志宏突然趴在桌子上。大家把他送上救護車,他嘴里還念叨著:“我再講一遍……”

11月8日,吳志宏不幸辭世,終年49歲。

已經住上新房的白連甲說,2019年,吳志宏鼓勵他挖魚塘,養魚、養鴨子。“家里魚塘馬上要挖好了,可吳隊長再也看不見了……”

李天福現在不僅站了起來,還能拄著拐外出走動。“走得再遠,我也找不到吳隊長了……”老人傷感地說。

吳志宏生前日記,詮釋了自己的拼命:“搬遷新居的農民已在新家里生火做飯,還熱情邀請我們去吃飯。看到他們的笑臉,看著熱氣騰騰的一桌美味,聽到他們感恩的親切話語,我們深感欣慰,所付出的一切都值了!”

吳志宏去世后,父親吳家云為兒子了卻一樁心愿。“志宏說過,人去世后把器官捐獻掉,能讓別人的生命得以延續。如果自己有一天離世,會選擇這樣做。”

如今,杭州、昆明等地5名器官受捐者均已成功手術,其中3名器官衰竭者重獲新生,2名失明者重見光明。

2021年初,三村鄉按下鄉村振興啟動鍵。

吳志宏生前的搭檔、三村鄉副鄉長陳孝明一直忙著到各村寨督促開展人居環境整治、到沃柑基地詢問銷售情況、到哈尼梯田推廣“稻魚共作”……

行走至村寨高處,陽光下的層層梯田猶如條條銀絲帶在山野間閃爍,正是當地民歌里“秧姑娘要出嫁”的好時節。

“我們會全力以赴,讓老百姓過上更好的日子,完成志宏老哥未竟的事業……”陳孝明說。

  拼版照片,上圖為2019年6月拍攝的補干村委會南哈上寨正在改造的村民房屋(吳志宏手機中照片);下圖為2021年2月4日拍攝的補干村委會南哈上寨房屋(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新華社發

相關文章
欧美一级A做爰片_亚洲人妻av伦理片_亚洲人成电影网站色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