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奮斗,交出鄉村振興新答卷
發布人:張瓊文來源:湖南日報瀏覽次數:發布時間:2021-03-10
視力保護色:

原標題:湖南日報發起,湘川滇寧4省區黨報聯動,沿習近平總書記走過的貧困村看變化話發展——接續奮斗,交出鄉村振興新答卷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的話語擲地有聲。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頂風雪、冒酷暑、踏泥濘,走遍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先后深入24個貧困村考察調研。在總書記的親切關懷和悉心指導下,這些貧困村加油干、努力闖,摘掉了貧困的帽子,迎來了美好幸福新生活。

  全國兩會期間,湖南日報聯合四川日報、云南日報、寧夏日報,選取總書記到訪過的4個貧困村,連線湘川滇寧4省區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喜看貧困村舊貌換新顏,暢談在鄉村振興中再展新作為。

  嘉賓

全國政協委員、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政協副主席 石紅

全國政協委員、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人大常委會主任 達久木甲

全國政協委員、云南省工商聯副主席 徐建國

全國人大代表、寧夏回族自治區吳忠市紅寺堡區紅寺堡鎮玉池村村民 馬慧娟


  一 這樣的好日子,以前都不敢想

【對話】

十八洞村:大家好,我是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十八洞村。以前我們那兒是“養在深閨無人識”的貧困苗鄉,現在聲名遠揚,成了旅游觀光的網紅“打卡地”。前不久,我們還從習近平總書記手中接過了“全國脫貧攻堅楷模”榮譽稱號。

三河村:真巧,我也榮獲了這個獎。我是來自大涼山深處的四川昭覺縣三河村,領回獎牌那一天,我們全村男女老少身著民族盛裝,載歌載舞。大家都說:精準扶貧瓦吉瓦(好得很),習總書記卡莎莎(感謝習總書記)。

司莫拉村:兩位兄弟好,咱們真得握個手。我家是一個有著500多年歷史的古寨,位于云南騰沖市三家村中寨,司莫拉在佤語意為“幸福的地方”,如今,我們真的過上了幸福生活。

弘德村:3位都是老大哥,小弟我最年輕。我的家是一個移民新村,在寧夏吳忠市紅寺堡區,這里是全國最大的異地生態移民集中安置區,我的兄弟姐妹基本上都是從“苦瘠甲天下”的西海固大山深處搬遷而來。從土坯房搬進磚瓦房,放到10年前,我們想都不敢想。

十八洞村:是呀,要說起我們村的變化,3天都講不完。泥巴路鋪上青石板、家家喝上放心水、戶戶用上安全電……真不敢想象以前那種道路坑洼泥濘、屋子破舊矮小、廁所透風漏雨、豬仔就睡在床鋪下的日子。過去出門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十八洞村人,現在都以十八洞村為榮,一說十八洞村就感覺腰板硬、底氣足。

三河村:沒錯,你要是以前到我家來,進院子還得彎著腰,門框才不會撞著頭。現在門框高了、土院子不見了,房子從20平方米變成了100平方米,從1間房變成了3間房,還有衛生間和廚房。

司莫拉村:住房以前也是我們的老大難問題,以前是“看寨不是寨,茅草壘成堆;夏恐屋漏雨,冬怕冷風吹”,現在寨子里危房沒有了,不少人家住上了寬敞明亮的瓦房,人住得舒坦,家中的糧食、物品也有了遮風避雨的地方。

弘德村:伙計們,雖然咱們過去苦,但又特別特別幸運。黨和政府沒有忘記我們,一直關注關心著我們這些貧困地區。咱們4個村,習近平總書記都來過,為我們指明方向、鼓勁打氣。就拿我們村來說,很多鄉親從西海固搬遷到這里,不僅喝上了甜甜的黃河水,還在家門口的扶貧車間解決了就業問題。總書記勉勵鄉親們說,搬遷后,更好的生活還在后頭呢。

【云訪談】

石紅: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十八洞村,首次提出精準扶貧重要論述。從此,十八洞村邁上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快車道,由過去的貧困村、產業空心村蝶變成小康村、全國鄉村旅游示范村。

十八洞村是我開展脫貧攻堅工作幫扶聯系的27個村之一,我親身感受到了十八洞村發生的巨大變化。8年來,十八洞村打造了千畝精品獼猴桃基地,依托生態、文化等資源優勢發展旅游業,發展以苗繡為主的手工藝加工業,讓留守婦女在家門口就業,村民收入大大增加。

十八洞村的巨大變化是湘西州脫貧攻堅成效的一個縮影。8年來,全州實現8縣市全部脫貧摘帽,1110個貧困村全部出列,65.6萬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消除了千年絕對貧困。以十八洞村為樣板,積極探索出了一條可復制可推廣的精準扶貧好路子,創造了精準脫貧的“湘西樣本”。

達久木甲:涼山是深度貧困地區,涼山腹地交通閉塞,山路走不盡,一里十八彎,惡劣的環境阻礙了經濟的發展,脫貧致富成為幾代涼山人共同的夢想。

經過全州人民8年艱苦卓絕的接續奮斗,脫貧攻堅取得了決定性勝利,區域性貧困難題和絕對貧困問題得到根本解決。近年來,涼山州累計脫貧105.2萬人,11個深度貧困縣實現成功摘帽,探索走出了一條獨具特色的脫貧攻堅道路。

我們建成現代農(林)產業園區118個,14.8萬人(次)貧困家庭勞動力參加新型農民素質提升工程輪訓,選優配強黨組織書記,回引培養優秀農民工村干部,動態培養村級后備力量,初步建成一支“帶不走”的工作隊。

馬慧娟:我的老家就位于曾經“苦瘠甲天下”的西海固地區,2001年,我和家人搬遷至紅寺堡區。得益于國家的移民政策,以及移民、扶貧干部的艱苦付出,西海固人民的生活環境得到翻天覆地的改變。

紅寺堡人用拼搏與團結,在20多年的時間里改寫個人命運,改造生態環境,把一片半沙漠的荒涼之地改造成安居樂業的新家園。如今的紅寺堡充滿生機,黃花菜、枸杞和釀酒葡萄是當地靚麗的產業名片。

新移民在火熱的創業生活中,把自己的文化傳統、生活方式帶到這里,高臺社火、秦腔、眉戶劇、皮影、烙畫、剪紙、刺繡、紙扎等民間藝術碰撞、融合,生長出獨特的“紅寺堡移民文化”。

徐建國:司莫拉的成功“逆襲”,讓我感到既欣慰又興奮。在云南,像司莫拉佤族村這樣有民族特色、有旅游資源、有發展潛力的村寨比比皆是。

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和司莫拉的發展路徑,為我們下一步在推動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中提供了借鑒和范本。相信在黨的堅強領導下,在司莫拉各族群眾的團結奮斗下,司莫拉的明天一定會更加美好。

二 鞏固脫貧成果,在鄉村振興中再立新功

【對話】

十八洞村:現在我們那兒鄉村旅游勢頭很好,農家樂生意火爆,人人有事干、戶戶有增收門路,大家都攢著勁,在鄉村振興的路上,努力再打造一個升級版的“湘西樣本”。

三河村:我們村的勁頭可足得很。我們發展了5000箱中華蜂養殖、1000畝云木香中藥材種植、400畝經濟果林和1500畝花椒。光說花椒種植這一項,3年后花椒上市,每戶年均就能增收1.5萬元左右。

司莫拉村:我們最自豪的是,寨子里上大學的孩子多了,從2008年考取第一個開始,到去年已經有10多個。孩子們有文化,將來在鄉村振興的路上就能給寨子帶來更大的變化。

弘德村:看來大家對未來都充滿信心。就像《山海情》里描述的那樣,從“靠天吃飯”到“挪出窮窩”,從切斷“窮根”到“財源廣進”,鄉親們走上“花式”脫貧路,日子越來越有奔頭。

【云訪談】

石紅:進入新發展階段,湘西州要繼續發揚首倡之地的擔當作為,不斷鞏固脫貧攻堅成果,精準精細抓好鄉村振興各項任務落實,在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中探索出可復制可推廣的“湘西模式”,爭做全國脫貧地區鄉村振興的先行區。

這次兩會,我帶來了關于支持湘西自治州創建全國脫貧地區鄉村振興示范區的提案。湘西州有占總人口31.93%的脫貧人口需要鞏固,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任務較重,而且湘西州是湖南省唯一的西部大開發地區,全州8縣(市)均屬于西部大開發范圍,符合中央意見中提出“在西部地區脫貧縣中確定一批國家鄉村振興重點幫扶縣集中支持”的條件。此外,湘西州還是革命老區。基于這些情況,我建議將湘西州8縣(市)納入國家鄉村振興重點幫扶縣,支持湘西州創建全國脫貧地區鄉村振興示范區。

徐建國:司莫拉的未來發展應以“民族文化示范村”為抓手,堅持“一張藍圖繪到底”的發展思路,努力實現民族團結進步與鄉村振興“同步推進”。

我建議整合機場、熱海、佤寨、古村、茶山等資源優勢,做實“強產業、美環境、興文化、優治理、保民生”等各領域工作,以中寨為核心,輻射鄉域全面振興,真正把“大中寨司莫拉”建成一個集鄉村生態農業觀光體驗、民族風情體驗、“司莫拉經驗”示范學習等為一體的鄉村振興示范區。

司莫拉的總體目標是要向5A級景區發展,讓群眾生活更加富裕。

達久木甲:涼山州推進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還存在一些瓶頸,例如:產業發展基礎還比較脆弱、農村人才隊伍仍比較缺乏、人居環境治理亟待加強、群眾內生動力還未完全激發、基層組織建設還比較薄弱。

脫貧摘帽地區和群眾實現從脫貧到致富,仍將是一個較為長期的過程。我建議支持涼山州創建全國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示范區,為全國其他地方提供可復制、可推廣和能借鑒的先進經驗。

具體來說,建議加大產業發展支持力度,出臺支持易地扶貧搬遷遷出區資源盤活及收益分配的指導意見;加大務工就業支持力度,進一步調整優化各類就業獎補政策;加大鄉村建設和治理支持力度,將非貧困村公共服務設施建設按已退出貧困村投入標準給予補貼,對有條件的中心鎮進行重點培育;加大幫扶支持力度,協調經濟實力雄厚、鄉村振興工作先進的大型企業集團幫扶涼山;加大干部人才支持力度,支持涼山設立人才發展基金,每年按需引進本科及以上急需緊缺大學生,推動高校加強對涼山州特色優勢產業發展和農產品加工轉化技術指導。

馬慧娟:在20多年的發展歷程中,紅寺堡區有太多難忘的故事、艱辛和收獲。面對寫好易地扶貧搬遷“后半篇文章”、建成全國易地搬遷移民致富提升示范區的發展目標,紅寺堡區還存在一些突出的困難和瓶頸。

我通過走訪政府部門和征集群眾意見后發現,一方面受“縣情區制”制約,紅寺堡區人員機構編制少,教育醫療公共服務領域編制短缺,全區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相對滯后。另一方面,紅寺堡區是寧夏“五縣一片”深度貧困地區之一,但由于設區時間較晚,未能納入國定貧困縣扶持范圍,一些項目非國定貧困縣無法實施。與全區整體發展水平相比,紅寺堡基礎差、底子薄,還有明顯差距。

針對這些問題,我建議國家有關部委對紅寺堡區創建全國易地搬遷移民致富提升示范區給予政策支持,出臺易地移民搬遷后續扶持系列政策,并將紅寺堡區作為易地搬遷移民脫貧致富示范區進行重點打造。

今年是“十四五”開局之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我們深感振奮,滿懷期待。希望我們的鄉村能在產業發展的同時更加宜居,為大家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就像總書記說的,好日子還在后頭。

脫貧數據

十八洞村

全村225戶939人,建檔立卡貧困戶136戶533人,貧困發生率曾高達57%,2016年實現脫貧摘帽。

2013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668元;

2016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8313元;

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2128元,村集體收入從幾乎空白達到50余萬元;

2020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8369元。

三河村

全村355戶1698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52戶816人,貧困發生率曾高達46.7%,2020年實現脫貧摘帽。

2017年,人均可支配收入3100元;

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4615元;

2019年,人均可支配收入9903元;

2020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1245元。

至2020年5月,9個安置點中的147戶貧困戶全部分到了新房。

司莫拉村

全寨72戶304人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6戶71人,貧困發生率曾達23.4%,2017年整村脫貧出列。

  2014年,人均可支配收入4600多元;

  2019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1448元;

  2020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6433.32元。

弘德村

全村1699戶7013人,建檔立卡貧困戶1036戶4497人,貧困發生率曾高達69.8%,2019年整村脫貧出列。

2014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800元;

2019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8435元;

2020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0686元。(湖南日報·新湖南客戶端記者劉燕娟 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王代強 云南日報記者張瀟予 張寅 寧夏日報記者毛雪皎)

相關文章
欧美一级A做爰片_亚洲人妻av伦理片_亚洲人成电影网站色情网